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民互动 > 在线访谈 > 往期回顾

市交通委谈“北京治超新措施”

发布日期:2020-11-24 15:18 [打印]打印

访谈直播现场.jpg

访谈直播现场

访谈主持人 贺雪晴.jpg

访谈主持人 贺雪晴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治超工作处副处长 李小东.jpg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治超工作处副处长 李小东

北京市治超办科员 李博男.jpg

北京市治超办科员 李博男

北京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总队十支队顺义执法队中队长 马俊鹏.jpg

北京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总队十支队顺义执法队中队长 马俊鹏

首发集团运营部机电工程师 杨勇.jpg

首发集团运营部机电工程师 杨勇

主持人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和首都之窗联合举办的热点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贺雪晴。北京作为世界特大城市,输入性货运特点较为突出。从2003年开始经历了十几年的时间,超限超载的治理从当初的绝大多数的货车普遍超载超限,到现在降到1%。这里面有无数治超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也有科技力量的支撑保障。今天我们将和大家聊聊“北京治超新措施”的相关情况。您也可以通过首都之窗快手号收看并参与本期话题讨论。下面,让我来介绍一下今天到场的四位嘉宾,他们是: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治超工作处副处长李小东,欢迎您。

嘉宾

李小东:各位网友朋友们,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

北京市治超办科员李博男,欢迎您。

嘉宾

李博男: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

北京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总队十支队顺义执法队中队长马俊鹏,欢迎您。

嘉宾

马俊鹏:大家下午好,我叫马俊鹏。

主持人

首发集团运营部机电工程师杨勇,欢迎您。

嘉宾

杨勇:大家好。

主持人

欢迎四位嘉宾作客直播间。年终将至,首先回顾一下这一年治超工作的整体情况,跟去年相比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嘉宾

李小东:说起今年北京治超的总体情况,从一个指标能反映出来就是超限率,今年全市公路的超限率是0.27%,和去年的0.46%相比,下降了41.3%。数据可以看出来,北京市的超限超载的现象确实是得到了有效控制。今年的超限工作与往年相比也有几个不同。
  第一是疫情给治超工作带来了新挑战。现在全市共有32个综合检查站,这些综合检查站不仅承担着超限超载治理工作,在此次的疫情防控中,还是我市重要的防疫卡口,在做好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同时,也在32个综合检查站加派了执法人员,实行24小时在岗,全力配合卫生防疫部门做好货车司乘人员体温检测工作,全力配合公安部门做好货车司乘人员的身份核录工作。做好这些疫情防控工作。
  同时,为了保证首都生产生活物资供应,缩短检查时间,我们还更新了称重检测设备,优化了货车称重检测流程,提高了检测效率,全力保障疫情期间货运市场正常运转。截至10月底,32个综合检查站检测货车车辆935万辆次,卸载货物9.7万吨,处罚违法超载案件4600余起,配合公安、防疫部门对货车司乘人员检查约983万人。
  二是今年开展了高速公路入口治超相关工作,在全市218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建设了称重检测设备,对超限超载车辆进行劝返驶入。今年9月份,我们还启动了高速公路入口的超限超载的非现场执法工作,对超限超载车量进行后续处罚。
  第三是路警联动更加深入。除了在固定治超站实行交通部门称重卸载,交管部门超限处罚外,我们与公安交管部门还加强了沟通协作,互通信息,形成合力。比如说,今年,我们与交管部门共同对非现场采集设备的这些超限超载数据进行分析研判,有针对性的在超限货车较多的路段进行执法。今年交管部门先后在武兴路、110国道等路段开展专项执法,对超限超载、未按规定悬挂号牌、故意遮挡号牌、污损号牌等行为进行打击,对违法超限超载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

主持人

咱们有没有统计过,超限超载有没有时间特点,哪个月份是超限超载的高发期?今年有疫情,复工复产之后超限超载的数量有没有激增?

嘉宾

李小东:超载超限多发月份一般为6-8月份,一天的时间里主要集中在夜间23-6点。今年复产复工后,我还是说一下超限率,统计是0.27,和全年的0.31比很平稳,但是比去年的0.46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下降。

主持人

我市为了做好服务治超工作做了哪些基础设施工作的建设?

嘉宾

李小东:为了做好我们治超工作,基础设施建设是必须的,识别超限超载关键在于称重检测。只有一个个称重检测点的建成,才能形成我们全市的治超网络。
  今年我们主要在G101、大件路等16个路段的点位建设了32套治超非现场执法设备;在牛牧屯等综合检查站改造了6套称重检测设备;对40个高速公路入口称重检测抓拍系统进行了调试,完善了称重检测数据、图片视频数据传输工作,并于今年9月份正式启动了非现场的高速执法工作。

主持人

我听说是9月10日开始启动第一批的高速入口非现场执法,现在开展得怎么样?

嘉宾

李博男:去年,按照党中央国务院、交通运输部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  取消省界收费站工作部署要求,我们与全市高速公路经营管理单位积极筹划,克服了很多困难,最终用了差不多40天,就为全市218个入口收费广场建设了265套称重检测设备,做到了全市高速公路入口收费广场称重检测设施设备全覆盖,按时出色地完成了工程建设任务,并于12月16日开始正式启动了我市高速公路入口治超工作。
  为了更有效的开展治理工作,形成打击力量,今年在首发集团的支持下,通过不断完善设备,提高超限货车的图片、视频传输质量,在今年的9月10日,启动了延崇高速辛家堡收费站等共计40个高速公路入口的治超非现场执法工作。说一下数据吧,9月10日到10月底,这40个入口共称重检测货车约260万辆,检出超限货车9530辆,超限率为0.37%。全市有关的综合执法队共发放违法告知单321张,结案45件。从超限率上来看,工作开展效果显著。

主持人

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执法点位或者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查询到吗?

嘉宾

李博男:这次启动的入口广场不停车检测执法设备,涉及到北京市9个区,15个高速路段,40个收费入口广场,我们呢已经在市交通委对外官方网站、公众号等渠道进行公示,欢迎广大司机朋友们查阅。

主持人

目前咱们是开启了第一批的高速公路入口的非现场执法的点位,接下来咱们的工作节奏是怎么样的,会不会形成一种高速公路入口全覆盖的情况?

嘉宾

李博男:接下来我们将利用好第一批的经验,继续稳步推进,在年底前开通第二批高速公路入口治超非现场执法工作。力争在明年上半年做到我市封闭式高速公路入口治超非现场执法全覆盖。

主持人

我了解到第一批高速公路入口的非现场执法点位都是在首发集团进行管养的,咱们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工作?

嘉宾

杨勇:我们是三方面。一是人员培训,确保称重数据上传准确;另外是设备运维,出现事故第一时间加强处理。第三是加强沟通,了解到数据不合格的具体细节加以改正,主要是这三方面。

主持人

数据不合格指什么情况?

嘉宾

杨勇:比如说图片不清晰,车号不对应,都不能用于执法。

主持人

您再介绍一下高速公路入口采用的外场设备以及相关的功能。

嘉宾

杨勇:现场主要一个是称重设备,咱们根据北京市道路的特点采用的是动态的窄条式和石英式的磅,车辆在低速行驶过程中可以完成,不用停车。还有是车辆进行使用的,像车牌识别设备和前中后的摄像机,都是用于非现场执法的要求的。还有一类是显示设备,司机可以看到自己的车是不是超重。

主持人

了解了设备的基本情况之后,咱们把注意力转移到执法工作中。高速公路入口的治超现场是怎么开展的?

嘉宾

杨勇:其实现场工作也比较简单,如果不超重直接就发卡或者是ODO的方式放行,超重对企业来讲有几个事,一个是把超重信息传到执法部门,另外是提示超重的司机,说你这个车超重,不能进入高速公路。如果要是有个别不配合的,那我们跟执法部门联系来解决这个事。

主持人

因为车辆超载也是被拒绝进入高速公路的,会不会引起车辆在收费口的停滞,造成后面车的拥堵?

嘉宾

杨勇:一般不会,因为高速公路的入口一般都有多条车道,如果要有车超重,需要劝返,现场的人员会第一时间疏导后面车辆走其他的车道。在此我们也希望广大司机同志碰到这种情况也能配合现场人员的疏导工作。

主持人

从现场执法过渡到非现场执法,中间有没有什么困难,会不会遇到什么信息不对等,或者是现场执法中,咱们可能比较方便一些,但是非现场执法中可能没有执法人员在现场了,有一些不方便的情况?

嘉宾

李小东:对于非现场执法来说,它要和现场执法比,它的好处是能弥补我们这些执法人员的不足,还能够对那些躲避固定治超站点进行执法处理的超限车进行取证。当然在我们执法工作中也发现有一定的问题,有一些超限超载车辆会有遮挡号牌的行为存在。这方面它遮挡号牌之后,我们就无法取得车辆的信息,这就会给我们后续寻找这辆超限超载的车辆带来一定的困难。

主持人

咱们在非现场执法中,执法人员收到现场传输数据以后,后续需要开展什么样的工作?

嘉宾

马俊鹏:我介绍一下。收到现场传输的数据后,执法人员主要开展以下几个工作,具体的主要是分信息筛选。   
  按照《北京市公路治理车辆超限超载非现场监管办法(试行)》规定,数据要经过三级审核,区级治超机构在24小时之内完成对非现场取证数据的筛选工作,并上报市治超监管平台;市交通委治理车辆超限运输部门应在24小时内将上述信息分送至案发地公路管理机构;各公路管理机构接收到非现场执法超限运输行为信息后,应在1个工作日内开展证据审核工作。  
  二是进行行为提示。证据审核后,案发地公路管理机构应制作《车辆涉嫌超限违法行为提示单》,当前用邮政挂号信的方式给当事人邮寄,如果有退信或者是地址变更,我们还会运用网络、短信等方式,通知到当事人,把他超限的行为告知他。在此也提醒广大司机,我们也提供了很多的途径,有北京市交通委的网站,还有北京交通APP,还有北京治超公众号,可以关注以后自助查询违法信息。  
  这些违法信息我们审核提示以后,就存在治超平台里面,当事人随时查询,他来进行处理的时候,就会进行立案、调查处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案件呈批及决定,制作处罚决定书,送达,执行,结案等步骤。在此我多说一句,随着交通委机构改革,原来是路政大队在公路分局,但是现在改革落地以后,我们是北京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队,在北京市成立了两个支队,九支队和十支队,东五片的就是通顺怀密平五个区是十支队管理,大方门昌延西五片是由划分支队管理。我们虽然说管理权路政大队划归总队了,但是我们的办公地点没有变化,要处理依然可以到原来的路政大队的地址办理,而且咱们的超限处理是就近处理,你的违法行为是在密云发生的,你家住在顺义,但是你可以去顺义的执法队处理,你要住在通州可以去通州处理,非常方便。

主持人

快手网友发来提问,现在治超非现场称重设备的精准度是怎么保证的?

嘉宾

杨勇:咱们的秤一个是要定期检测,北京市专业的计量机构,目前是一年一检,都是确保它一个是检测通过,一个是确保在有效期内。另外,我们还会跟称重设备的厂家和称重软件开发单位根据现场情况,对算法和软件流程进行优化。另外根据现场情况,前期有一些车绕磅,加装一些隔离设施来规范。

主持人

到现在两个多月的非现场执法运行了,获得了哪些经验或者是取得了什么样的成果?

嘉宾

李博男:咱们9月10日开始启动非现场执法之后,这40个口的超限率已经从疫情复工后初期的1.9%降到现在的0.23%,数据很可观。第二是这40个站点的前期调试工作,包括图片视频调试,为后续再开展工作做了很好的铺垫,为了后续工作也能更好开展。

主持人

现在普通公路是如何管控的?

嘉宾

李小东:主要是通过以下几种手段。一是充分利用固定检查站进行现场的检查处罚,前面提到有32个综合检查站,同时我们还设立了10个固定治超站,功能是单一的,只是治超,不像综检站是多方位检查的。二是利用我们已建成的普通公路32个非现场点位,86套非现场设备进行取证及后续处罚;三是做好治超后续处理工作,真正发挥信用治超作用,形成一种“想超不敢超”的震慑力。

主持人

刚刚咱们说到了信用治超,能不能解释一下信用治超是什么样的概念,是不是和个人的信用挂钩?

嘉宾

李小东:信用治超实际上是指严重的超限超载行为,把这些行为我们形成信用名单,在信用交通中国和信用交通北京上都公示,信用名单的产生,是指严重违法的超限超载行为。主要是有几种,一种是一年之内同一辆大货车超限违法三次,驾驶员超限三次,还有比如说一个货运企业,它拥有的大货车的数量如果超过了1%以上,有严重不接受现场检查,闯卡闯关的情况都列入严重的失信行为,通过我们形成名单之后公示,进行信用的处置。

主持人

对非现场执法有很多的技术保障,还是担心取证的精准度问题,请介绍一下取证的标准以及超限超载认定标准和处罚标准是什么样的?

嘉宾

马俊鹏:我先介绍一下取证的标准。按照《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印发的通知》(交办公路函〔2019〕1182号)规定,入口称重图像数据包括车辆正面照、车辆尾部照、车辆侧面照3张检测照片和长度不少于5秒的视频记录。具体数据格式按照部技术要求执行。咱们的执法人员会具体从图片、视频、质量三方面进行筛查,保证非现场执法设备提取的数据准确、详实,从而保证转化为行政处罚证据的准确无误。  
  (一)图片筛查
  1.车辆号牌信息是否清晰,车辆轮廓是否完整(其中包含1张正面、1张侧面、1张尾部),  依据正面图像信息应能清晰辨别货运车辆车牌区域、车牌颜色、车头及驾驶室特征、车头颜色等;依据车辆侧面图像信息应能清晰辨别货运车辆轴数、车身颜色、运输货物的基本情况等;车辆侧面照片能看清车的轮廓、车轴分布等基本情况;车尾照片能看清车的尾部轮廓、车牌号、车身颜色等信息。  
  2.图片中检测信息是否缺失(检测时间、站点名称、车道、车牌号、车型、检测总重、车辆限重、超限超载质量、超限超载幅度)。  
  3.抓拍图片检测信息与系统检测信息是否一致
  (二)视频筛查  
  1.视频监控设备应截取不少于(自车头抓拍触发开始起之前)5秒钟取证视频。
  2.视频信息应与图片信息保持一致。
  (三)质量筛查  
  1.对超限超载幅度大于5%的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依法实施处罚。  
  2.同一车辆牌号在6小时内通行不同路段,经外场设备采集到的违法信息,视以下情况分别处理。  
  非现场检测数据间累次信息的。不同的非现场检测点检测到车货总重相差不超过±5%(含)的多条记录,原则上视为同一车辆的同一次超限行为,只保留多条记录中的质量最少记录为最终记录;  
  非现场检测数据与现场数据的处理。该车辆在 6  小时内另有超限现场案件处理记录且检测到车货总重相差不超过±5%(含)的,只保留现场超限处罚记录,不再依据非现场取证结果实施超限处罚;  
  该车辆在6小时内,另有交管部门超载案件处理记录且检测到车货总重相差不超过±  5%(含)的,只保留现场超载处罚记录,不再依据非现场取证结果实施超限处罚;  
  数据差值较大情况。这个点位和下一个点位超了5%,原则上视为不同车次的超限违法行为。
  3.同一号牌车辆在半小时内经过同一路段 2  次(含)以上,经外场设备采集到的违法信息,视以下情况分别处理:  
  两次以上(含),检测到的总质量误差比例不超过±5%的,认定为同车次同一运输行为,以质量最轻的为准;  
  两次以上(含)检测到的总质量误差比例超过±5%的,认定为同一车次不同次的运输行为。

主持人

那介绍一下公路超限超载认定的标准是什么?

嘉宾

马俊鹏:好。根据《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交通运输部令2016年第62号),超限超载车辆认定标准为:  
  (一)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超过4米。
  (二)车货总宽度超过2.55米。
  (三)车货总长度超过18.1米。  
  (四)二轴货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18000千克。  
  (五)三轴货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25000千克;三轴汽车列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27000千克。  
  (六)四轴货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31000千克;四轴汽车列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36000千克。  
  (七)五轴汽车列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43000千克。  
  (八)六轴及六轴以上汽车列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49000千克,其中牵引车驱动轴为单轴的,其车货总质量超过46000千克。  
  前款规定的限定标准的认定,还应当遵守下列要求:
  (一)二轴组按照二个轴计算,三轴组按照三个轴计算;  
  (二)除驱动轴外,二轴组、三轴组以及半挂车和全挂车的车轴每侧轮胎按照双轮胎计算,若每轴每侧轮胎为单轮胎,限定标准减少3000千克,但安装符合国家有关标准的加宽轮胎的除外;  
  (三)车辆最大允许总质量不应超过各车轴最大允许轴荷之和;  
  (四)拖拉机、农用车、低速货车,以行驶证核定的总质量为限定标准;有些人是低速货车或者是农用车说我这车是两轴的,按上面的标准应该是18吨,我远远不够,你这些低速的货车还得按行驶证核定的总量来限定标准。  
  (五)符合《汽车、挂车及汽车列车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也就是2016年(GB1589)规定的冷藏车、汽车列车、安装空气悬架的车辆,以及专用作业车,不认定为超限运输车辆。

主持人

处罚标准现在是怎么样的?

嘉宾

马俊鹏:根据《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交通运输部令2016年第62号)第四十三条规定里面,对处罚标准提出了明确的规定。  
  (一)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未超过4.2米、总宽度未超过3米且总长度未超过20米的,可以处200元以下罚款;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未超过4.5米、总宽度未超过3.75米且总长度未超过28米的,处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超过4.5米、总宽度超过3.75米或者总长度超过28米的,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  
  (二)车货总质量超过本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至第八项规定的限定标准,但未超过1000千克的,予以警告;超过1000千克的,每超1000千克罚款500元,最高不得超过30000元。  
  有前款所列多项违法行为的,相应违法行为的罚款数额应当累计,但累计罚款数额最高不得超过30000元。

主持人

这些具体的标准在官网里也都能看得到,对取证、认定和处罚标准也都有了了解,那区里今年的情况怎么样?

嘉宾

马俊鹏:我先介绍一下顺义区治超的总体情况。顺义区地处六区一省的枢纽地带,在北京市交通委和顺义区委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治超方面更是发挥着重要节点作用。一是科学布局治超站点,新增木林、赵全营两处治超站,加强对重要货运通道布控;在京冀交汇处的七大路、迎宾路上安装超载检测设备,作为北务、大孙各庄综合检查站的第二办公区,实现了京冀地区过境车辆的全天候检测,这也是北京市首次尝试在公路上安装静态地磅对超限超载车辆进行检测。二是加强区内循环路线治理力度,新增五处地区综合执法站,从而实现自内而外网格化治超格局。三是加大科技治超投入,四套治超非现场执法设备先后投入运行,2020年拟新增3套非现场设备,通过现场与非现场相结合的方式,对违法超限车辆进行全天候监管。
  经过努力,顺义区实现了普通干线公路设站主路的货运车辆受检率达到85%,超限率控制在2%以下;高速公路超限率控制在0.5%以下;农村公路重要节点物防措施覆盖率100%的工作目标。从根本上杜绝了因违法超限超载运输引发的桥梁垮塌等重特大安全事故。
  截止11月16日非现场执法通过治超监管平台累计审核车辆754辆,外省籍车辆430辆,北京籍车辆324辆,发放《超限违法行为提示单》492份,其中京籍车辆284份,非京籍208份。来顺义接受处罚的168件,收取罚款78.85万元,到期结案率100%。其中京牌车辆处罚161件;津牌车辆处罚3件;冀牌车辆处罚4件。

主持人

您在治超工作当中干了很多年,有没有什么体会和心得,给大家分享一下?  
  

嘉宾

马俊鹏:治超是相当艰苦的一件事情,大家都在深度睡眠的时候,我们是24小时运行,我们是守一方平安的。

主持人

为了提高非现场执法的处罚率,咱们都做了哪些工作?

嘉宾

李小东:其实刚才大概讲了一下超限的非现场和现场,对于限长的固定站处罚,一个是刚才说的遮挡号牌的问题,第二个还存在有一些非现场抓拍到超限,也发放了违法行为的提示单,但是他不来接受处罚,这两方面的原因都可能会影响到我们非现场的最终超限率。这方面我们做的主要工作。
  第一是针对不来接受处罚的车辆进行入户执法。针对屡次违法的超限质量,不来接受主动处理,由各区县的交通部门牵头,会同辖区路政执法部门,采取上门稽查的方式入户执法。今年开展实施了四批(4批共涉及308辆超限违法车),涉案车辆全部处罚完毕。
  第二个是归口管理的办法。根据行业管理,对超限的非现场车辆取证信息,归口追溯,通过归口部门协助处理,比如把无车辆号牌信息、遮挡号牌、或号牌不清楚的为部分货车信息,推送给市公安交管局协助处理;对涉及到的渣土车信息,推送给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协助处理;对涉及到水泥罐车,推送给市住建委协助处理;另外,我们已与市交管局进行技术对接,共享取证数据,非现场执法设备现场取得的,除了超限超载的行为,还有一些比如说压实线、或者走路肩,实际上是为了躲避超限,同时还违反了其他的行为,我们也跟交管部门进行技术对接,由交管部门对这些违法行为进行处罚。

主持人

非现场执法与检查站是如何实现数据的联动的?

嘉宾

马俊鹏:进行进京是有32处综合检查站,还有10个治超站,站点在运行过程中也就是北京市的护城河工程,进京检查的时候要对货车进行检测。过程中我们就得对他过磅,大车如果一过磅,因为治超站的磅是跟治超平台联网的,会提示说,如果有非现场处罚记录没处理的,会弹出来说有几次非现场记录,请尽快处理。我们会通知当事人说有非现场的处罚记录。有的当事人不知道说什么?说你赶紧查吧,他一查确实是这样的情况,他会主动上那儿处理了。
  第二是说数据也是有效协同。当事人根据非现场信息提示板内容主动前往就近检查站接受二次称重的,以站内数据为准开展后续处理工作。
  第三是就近报警提示。在超限车辆经过非现场点位的时候,超限信息便会推送至附近检查站工作人员手机,对不主动进站消除违法行为的,检查站工作人员可以进行有效拦截,精准打击。

主持人

其实现在这种恶意不处理违法行为的人还是少数吧,因为毕竟要在公路上开车,这是他的职业。

嘉宾

马俊鹏:在北京基本上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主持人

对咱们处理过的案件,后续还有什么样的管理手段吗?

嘉宾

李博男: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刚刚说的罚款并不足以打击他们这种行为,因为他还是有经济利益的,所以我们也是按交通运输部的部署,积极开展了治超后续联动管理工作。一个是对于外省籍的车辆,超限货车相关信息抄告至相关车籍所在省市。
  对于本市籍的车辆,将由道路运输管理部门按照《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的规定,对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和货运车辆驾驶人、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本单位货运车辆总数10%的运输企业实施处罚;按照《道路运输条例》的规定,对货运场所经营者实施处罚。同时,道路运输管理部门将车辆及企业违法信息纳入失信进行公示,今年前三季度,咱们报给交通部的治超信用惩戒相关信息102条,对37家运输企业进行了停业整顿的处罚。

主持人

这个处罚还是相当严厉的,我们了解到之前货车进站检测的时候是符合标准的,但是过了检测5公里、10公里就把货物放在边上,后面来车把这些货物统一拉走。现在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吗?

嘉宾

李小东:实际上是通过二次驳载来进行违法的超限超载的行为。这个工作的打击也是我们一直在采取的工作,我们这两年主要是通过一些卫星遥感的手段,通过卫星遥感的图片来观测北京市地貌的变化,通过变化去看有没有运走之后进行囤积,然后通过二次转载这样的行为来进行超限超载。近两年,我们也是对一些短距离驳载的行为进行打击。现在这项工作一直在做,感觉上得到了明显的遏制,已经非常少了。

主持人

咱们今年组织了全是一防三保的专项工作,来介绍一下专项工作的开展情况吧。

嘉宾

李小东:今年我们在治超方面还开展了一防三保的专项工作,是从今年4月27日开始,一直到10月10日结束。“一防三保”中的一防是指防疫情,三保是指保重大活动、保首都安全,保有序复工复产。主要工作是;重点打击“百吨王”及超限幅度达80%等严重货运超限违法行为、严厉整顿非法占地囤积砂石、二次驳载等违法行为、严厉打击违法超限次数累计超过三次的违法行为、实施高速入口称重检测工作、加强非现场执法力度、打击货车涉牌违法行为、严惩涉黑涉恶等违法行为。
  在“一防三保”行动中,全年全市各区共组织联合执法3192次,出动执法人员4万余人,运政执法部门处罚货车非法改装案件671件,从事非法运营案件816件;路政执法部门非现场处罚超限违法案件478件;各区处罚货车涉牌违法案件16166件;处理干扰治超执法案件1件。

主持人

其实咱们开展“一防三保”的专项活动目的也是为了落实交通运输部关于全国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请问,落实安全生产工作就治超工作而言,还有哪些重点工作?

嘉宾

李小东:我认为落实安全生产,在治超方面还有一点是源头治理,也是非常重要的关键,因为只有货运源头不超限才是治超的最终关键。

主持人

北京市对源头治理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

嘉宾

李博男:一个是实行台账管理制。在年初组织全市各区开展了重点货运源头单位清查摸底工作,进行了全面的排查登记,建立台账、明确了监管单位并进行了对外公示。今年,咱们北京市排查公示重点货运源头共62家,主要是例如构件厂、搅拌站这样的建筑类生产、供应点。
  第二是推动监管信息化。按照交通运输部的相关工作要求,今年已经开展了24个源头企业的称重检测设备建设工作,其中7家源头企业已经实现了数据对接,将源头单位的称重检测数据的联网上传至市级治超监管平台,实现了联网监管,实时监管。
  三是取缔二次驳载的非法货运源头。经过咱们的卫星遥感监测信息,组织各区对疑似非法货运源头进行排查,对确认的非法源头,要求各区治超办组织,属地乡镇、国土等相关部门进行清理取缔,加强重点地区的联合执法,形成高压打击态势。

主持人

咱们以后的非现场执法比重也会越来越多,这是不是也是治超新措施的一种体现?

嘉宾

李小东:是这样因为我们从治超发展历程来说,最早的治超就是通过站点以及人员在现场,原来流动治超,我们在路上,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一路段比较多,我们现场就去执法人员在守候,还有检查站的现场执法。但是随着这种路网越来越发达,超限超载的货车绕行检查站,打游击的行为越来越多。所以我们的执法人员通过流动治超和固定治超会有一些遗漏。所以现在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加密治超监管。除了现在固定治超站的建设,我们同时还有非现场设备,现在高速刚才已经介绍了有218个入口已经安装了这种检测设备,今年已经完成了32个点位的86套的非现场设备,织密了监控的网络,让它走到哪儿都不超,都有设备的眼睛盯着它,以解决原来传统模式的人员力量不足的问题。

主持人

也就是说非现场执法的治超,是大大提高了治理超载超限的工作效率。

嘉宾

李小东:对。

主持人

咱们今后治超工作重点会放在什么方面?

嘉宾

李小东:首先我们治超总体工作思路是:建顶、固中、强基
  建顶。就是加强顶层设计,主要是市级层面,做好治超规划,加强体制、机制建设,今年是“十三五”的最后一年,既要做好收官工作,也要做好“十四五”的规划布局工作。
  固中。总体来讲,各区政府履行治超工作主体责任,现在来看都不错,但就区域治超来讲,发挥统筹协调、上下衔接的作用还是稍微有些不够。同时我们将借助高速入口治超协调指挥部的模式,进一步发挥好区级治超办的协调作用,特别是以联合执法和综合执法为突破口,明晰责权,强化执法,加强典型案件的督查督办。
  强基。一方面是强化乡镇政府在治超工作中的责任和作用,加强乡村公路的治超,因为乡村公路相比国省道和高速公路的承载能力较弱,超限超载车辆对乡村公路造成极大危害和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加强对治超领域乱象的治理,特别是加强对百吨王、超限80%以上车辆和重点货运源头企业的精准打击。
  还要努力实现“三个转变”
  一是由以治为主向治建结合转变。以前我们治超就是治为主,我们是靠人去抓,抓一辆治一辆,这种方式我们发现效率比较低,治理是屡治也没有绝。现在治超,我们觉得需要加强两个方面工作:一方面要强化各级治超责任,特别是乡镇和货运企业;另一方面,要加强治超宣传,营造好治超生态环境。
  二是由重点打击向系统治理转变。目前治超主要还是在打击严重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上,下一步要实现治超工作的系统治理,抓好高速治超与普通公路治超的结合和重点打击与全面推进的结合,特别是在源头末端治超上下功夫,真正发挥信用治超作用,形成震摄。
  三是由单纯人治向科技治理转变。传统的治超模式受到体制、执法力量短缺等影响存在很大的局限性。除靠人治外还要采取科技手段加强治理,明年我们的重点工作还是加强非现场执法,加强治超联网建设,整合固定站点的数据,普通公路非现场数据,和高速公路入口之间的数据,形成治超一张网。
  最后是要突出“三个重点”
  一是加强“点”的建设。主要是对检查站、非现场、高速入口,加强规范化建设和管理工作。
  二是加强“线”的建设。一方面,是加强管理体系建设。在检查站,进一步加部门的联合执法工作。高速入口治超后,又出现了企业与高速所在区的联合治超问题。另一方面,加强治超执法体系建设,要借助交通综合执法体系改革的契机,确保治超的执法得到进一步加强。
  三是加强“面”的建设。一是做好检查站和非现场的规划布局。二是对普通公路和乡村公路治超给予重点关注,将人防、物防、技防措施落实到位,形成市、区、乡镇系统齐抓共管、密不透风的治超网络。

主持人

今天通过和四位嘉宾的沟通,真是加深了我对北京市治超新措施这方面的了解,我相信有了治超工作人员辛勤的付出和科技力量的加持,以后的治超之路也会越走越远,再次感谢四位嘉宾作客直播间,今天我们的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分享到: